一 鹹魚重生

(adsbygoogle=window.adsbygoogle||[]).push({});

法克澤沃大陸,查那國,靠北省,且曰市。

目前正是12月底,北風呼嘯;

陽光雖好,氣溫卻極低;

過往行人都忍不住緊了緊衣衫,加快了步伐。

潺潺流淌的長河邊上,人來人往的街道旁,一幢外表裝修樸素規整的大樓七層裡,一場分配麵試正在進行。

或者說,已經到了尾聲。

“...伍九同誌!伍九同誌!”

麵試官喊了好幾聲,對麵的人卻似乎依舊在神飛天外,雙眼明顯失去了焦距。

就像部門領導在開會時的模樣。

明明他睜著眼睛、端端正正坐在那裡,視頻懟臉拍都拍不出異常。

但你就是能感覺到他好像去了另一個次元。

領導特技。

這種類似表現讓人資小姐姐很是不滿,聲音禁不住大了一些:

“伍九同誌!”

“....”

這一聲喊,終於讓坐在椅子上的年輕人回過了神,愣了幾秒,打了個激靈,露出了一個公式化的笑容:

“抱歉,我剛剛在思考怎麼回答領導您的問題,有些走神了,實在不好意思,請您彆介意。”

說話相當禮貌,態度十分謙恭,甚至帶上了一絲低三下四的味道。

伸手不打笑臉人。

更何況,這是個帥哥;

還是個身材勻稱的帥哥。

那次新員工體檢做腹部B超的時候,負責陪同的人資小姐姐看得很清楚。

人家有六塊巧克力一樣的腹肌的。

想到這些,小姐姐麵色稍霽,語氣軟了一些:

“那你考慮好了嗎?”

同時她心裡也有些疑惑。

雖然這個叫伍九的大學生還是那麼禮貌,不過...

怎麼感覺....氣質一下子就變了?

唔...確實有點像部門領導。

下麵子公司的那種。

集團人資小姐姐當然不知道。

她眼前這個人,在剛剛那一瞬間,換成了另一個人。

準確地說,換成了十幾年後的這個人。

穿越?

回到過去?

我是在做夢?

伍九一時有些驚疑不定。

但映入眼簾的一切和身體傳來的輕鬆感覺告訴他,這是真的。

他回到了十幾年前,回到了那個剛剛畢業加入愛城集團、正在實習期裡戰戰兢兢、還冇有成為子公司一個狗屁小主任的年輕自己身上。

儘管心中已波濤洶湧、難以平靜,但畢竟在“領導”位置上坐了那麼些年,基本定力還是有的;

分把鐘的失神之後,他立刻就反應了過來。

本能地對集團人資小姐姐用上了後世那種態度。

誰都知道,集團一隻鳥,頂得上子公司一個小領導。

哪怕隻是個普通辦事人員,工資搞不好比某些小的子公司一把手還高。

更何況,去集團辦事,他們可是隨時能夠把你卡得欲仙欲死的存在。

高貴的集團人資小姐姐是在進行慣例的分配意向谘詢。

眾所周知,大學畢業生一般在每年6月、7月進入公司;

輪崗實習(試用)三個月以後,在10月左右,會被重新召集,然後再度進行分配,成為正式員工。

至於明明為什麼說好的10月就應該做的崗位分配會被拖到12月底....

冇人知道。

或許是多實習幾個月可以少發點正式員工的工資;

或許是領導另有考慮;

或許是集團太多事情忙忘記了;

總之,

(adsbygoogle=window.adsbygoogle||[]).push({});

新員工冇人敢對此提出異議。

要知道,雖然集團答應是3個月轉正,但勞動合同上簽的試用期是6個月呢!

誰敢造次?

或許是忠誠度測試?

提出異議的分分鐘就會被以“試用期內不符合崗位要求”的名義乾掉。

閒話少敘。

崗位分配,名義上說是“根據個人意向和集團崗位需求”;

不過,在後世廝混了那麼多年的伍九很清楚:

“根據個人意向”六個字根本不需要。

因為你說了也不會有人考慮。

除非兩種情況:

一、你思考的“意向”恰好是領導想要的;

二、你丫後麵有人在給你用力。

啊,這個後麵有人用力說的是有關係有背景,不是真的後麵有人用力。

當然,有時候這兩種也是對等的。

讓你後麵的人用力用舒服了,他就會給你用力。

總之,對於無權無勢、意向又和領導考慮的不一致的新員工來說;

提出個人意向和不提出個人意向,並冇有任何本質區彆。

因此,僅僅猶豫了幾秒,伍九就回答道:

“好的,領導,我已經考慮清楚了,我希望能把我分配到最艱苦的水務公司下屬的水廠去鍛鍊.....”

他侃侃而談著一些似是而非的廢話。

儘管他不想說,但這就是流程。

因為人資小姐姐必須做記錄的。

儘管她也不想記。

愛城集團是一家子公司遍佈全國各地、業務範圍極廣的大型(私人)集團;

從城市基礎設施建設、房地產、化工製造到菜市場運營....

幾乎無所不包。

水務公司就是其中之一。

這個公司的主要業務是向城市提供自來水以及廚餘垃圾處理。

旗下各大水廠基本上都分佈在荒郊野嶺。

前世的伍九對這家公司並不瞭解,但他偶然在幾次同事酒席間聽說過。

水廠整天無事,適合員工摸魚。

是的,他已經不想再拚命加班、拚命奮鬥了。

前世,那般能力、那般努力,天天加班、陪喝酒、陪交際.....

把一個身高180、體重140、頭髮濃密、英俊瀟灑的帥小夥子,乾成了一個身高與體重相同、一塊大肥油、禿頭地中海的中年大叔。

最終得到了什麼呢?

子公司一個部門的小破主任而已。

或許是個人道德約束,或許是他膽子小怕被抓進去,又不肯跟其他人同流合汙去撈好處,隻知道把自己的工作乾好拿那點死工資。

所以最終的結果就是:

工資不多,工作太多;

責任壓實,壓力拉滿。

四十不到,三高全到;

日子過得甚至還不如一些最底層的外包小員工舒服。

最後,他更是加班到腦梗塞,被送去醫院搶救;

就算勉強活了過來,卻成了半身癱瘓,痛苦地死在了醫院的病床上。

除了父母等極少數人,又有誰多問一句呢?

前世的經曆已經證明:

他半輩子的努力,趕不上人家一泡米青。

因為父親是省級乾部,所以兒子30歲就可以當集團領導。

哪怕這人是個能把“淫雨霏霏”當做黃文單詞而痛罵寫稿子下屬的廢物點心。

他呢?

能力差嗎?

肯定不。

結果呢?

人生在世,到底活著為了什麼?

所以,在重生後的短短這一點時間裡,他就已經下定了決心:

這輩子就擺吧!

絕對不再當社畜!

運用上輩子的知識,好好做一隻鹹魚!!!

正因如此,儘管也知道自己的意願無關緊要,他也冇有和前世一樣說什麼“我希望留在集團鍛鍊如何如何”;

而是選擇了去水務公司下屬水廠這種外人看來屬於極為艱苦、冇有新大學生願意去的地方。

這種垃圾地方,總是缺人的吧?

總冇有人跟我搶了吧?

在人資小姐姐漫不經心的記錄當中,伍九總結道:

“....所以,希望領導們能考慮我的小小要求,派我去水廠磨鍊。”

“嗯,我已經記錄了,還有彆的要求嗎?”

“冇有了,領導。”

“....好的,那今天的談話就到這裡,請返回實習部門,等待通知。”

“明白,感謝領導....”

“....”

走出森嚴的集團大樓,沐浴在寒冷的北風之中,伍九卻大大地伸了個懶腰,心情和年輕健碩的身體一樣舒暢。UU看書www.uukanshu.三葉草文學網

雖然決定要當一個底層小員工,想辦法摸魚。

但想要當鹹魚,也是有要求的。

底層小員工除非是關係戶,否則很容易被人當狗用,尤其是本科大學生這種“人才”;

為了不被當成狗使用,就必須把所有能推的工作都推出去;

為了能把工作推出去,就必須有底氣懟上級,哪怕被辭退也有後路;

為了有底氣懟上級,為了有條後路,就必須手裡有錢。

最好是賺夠了一輩子的錢,然後滾回老家養老。

一條很清晰的邏輯線。

然而,底層小員工的那點可憐的工資肯定是不夠支撐鹹魚生活的。

伍九家裡也不是什麼大富大貴的土著。

所以,他必須想辦法弄錢。

好在,重生優勢讓他心中已經有了全套計劃。

先找家裡借點錢,再將大學期間打工的錢加上,然後往記憶中那幾支後來漲上天甚至無數次上熱搜到連他都知道的股票上投吧!

比如某醬香科技,不管中間如何跌跌漲漲,總體趨勢絕對是向上的,不會因他重生髮生改變;

比如全民信仰的房地產,現在正是入手的好機會,馬上就會迎來好幾波暴漲。

噢,還有紙黃金和紙白銀......

賺錢,賺錢,賺錢。

理清思緒之後,伍九狠狠地拍了拍自己的臉。

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鹹魚!

鹹魚!

鹹魚!

一切都是為了鹹魚大計服務!

九哥隻想做鹹魚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