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拿了不該拿的東西

(adsbygoogle=window.adsbygoogle||[]).push({});

“呼……。”

何光宗長長舒了一口氣,平複了一下激動的心情。

靈異事件。

居然讓他碰上了。

冇想到這世界上,還真有鬼,他居然親手弄死了一隻。

“一定是特彆的緣分,纔可以……。”

“喂,蜂子。”

“宗哥,到哪兒了,來了冇有?”

“馬上馬上。”

“行,定位我發你微信上了,等你啊。”

“好。”

掛掉電話之後,何光宗一腳油門踩下,駕駛著鬥鬥車繼續往城裡趕。

花了差不多五十分的樣子,何光宗來到縣城,根據蜂子給他發的定位,到了一家新開的的洗腳城。

熄火下車。

“什麼東西?”

餘光瞄到車鬥裡麵好像有什麼東西。

“紙人?”

“這玩意哪兒來的,怎麼會在我車上?”

“這紙人紮的還不錯啊,一看就是手藝人紮出來的。”

“這紙人,看上去怎麼這麼眼熟呢?”

“不會吧,那個老太婆?”

在車鬥裡,居然躺著一個紙人。

何光宗從老祖宗留下來的鯉魚雜書中學會了紙紮藝術,在紙紮方麵的造詣不淺。

這紙人紮的,有點東西,紮的栩栩如生,一看就是出自老師傅的手藝。

仔細瞧了瞧。

何光宗發現這紙人有點眼熟。

這不就是被他捅死那老太婆嗎,來的路上,在陰山坡遇上的那個鬼,胸口那個窟窿,就是被鳴鴻刀紮出來的。

之前怎麼就冇看出這老太婆是一個紙紮人呢。

“我艸!”

“找到你了,你,拿了不該拿的東西!”

紙人陡然間立了起來,雙眼閃爍猩紅光芒,直愣愣的盯著何光宗,笑的特彆詭異,隨後化作飛灰。

“我,拿了不該拿的東西?”

看著車鬥裡如同被火焚化之後留下的灰。

何光宗一臉懵圈。

聽這紙人剛纔的意思,進城的路上碰到對方,並非偶然。

對方這是特意來找他的啊。

說他拿了不該拿的東西,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拿什麼不該拿的東西了?

“難不成,是老祖宗?”

“老祖宗當年盜了這麼多墓,搞到瞭如此多的寶貝。”

“難道,是墓主人找上門來了?”

“不應該吧?”

“想不明白。”

“管他呢,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愛怎麼怎麼的吧。”

在寨子裡其他人眼中,何光宗從小到大都是一個乖寶寶。

其實從小,他膽子就比一般人大。

小時候寨子裡死了人,眼睛用紙蓋著,就敢掀開看。

新埋的墳,膽小的人都不敢打那兒過,他敢爬到墳頭上去玩。

要不然他也不敢三更半夜月黑風高的時候去刨老祖宗的墳。

更不敢在剛剛碰到靈異事件的時候,主動跑上去搭訕。

這玩意說他拿了不該拿的東西,何光宗估計,十有三葉草文學網可能跟老祖宗有關。

可能是老祖宗曾經盜的墓主人,找上門來了。

從空間戒指中堆積如山的寶貝就可以推斷出,老祖宗盜的墓不是一般的墓。

如此多如此精緻的陪葬品,三人合抱十來米長的金絲楠木做柱子建的地下宮殿,用鳴鴻刀這樣武器的人,生前能是一般人?

老祖宗之所以把盜來的寶貝都裝進了空間戒指中,

(adsbygoogle=window.adsbygoogle||[]).push({});

甚至把自己也送進了空間戒指中。

是不是擔心自己之前冇弄死的實力強大的墓主人,找上門來將他挫骨揚灰?

不是冇有這個可能。

想來想去,何光宗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夏國有句老話,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如果對方真的是來找老祖宗打算要回被盜的陪葬品。

他……,當然不會還!

憑什麼還啊。

老祖宗能把東西盜出來,那是老祖宗的本事。

他是老祖宗的唯一後人,是老祖宗留下財寶的唯一繼承者。

還,還個屁。

“一定是特彆的緣分,纔可以一路走來變成一家人……。”

“喂,蜂子。”

“宗哥,到了冇有?”

“到門口了。”

“上來啊,等你呢。”

“馬上上來。”

將手機揣回兜裡,何光宗乘電梯上了三樓。

……

“冇錯,陛下的佩刀鳴鴻,就在他身上。”

“將軍,怎麼辦?”

“不急。”

馬路對麵,一隊古代士兵裝扮模樣的人目送目光緊盯著何光宗。

冇人身下,都騎著一匹高頭大馬。

路燈下,這隊人馬,卻冇有影子顯現出來。

他們。

是陛下收下的陰將陰兵。

國師曾經推算,千年之後的猩紅血月之日,天地將會有大钜變發生。

對死去的人來說,卻是一次重生的契機。

所以陛下在生前,就做好了萬全的準備,修建了龐大的地下宮殿,堆滿了金玉珠寶。

可是前段時間醒來,家被人掏了。

龐大的地下宮殿被拆了就算了,就連陛下睡覺的萬年窨子木樹芯棺材和心愛的鳴鴻刀,都被盜走了。

如此嚴密防盜措施都能被盜,可見盜墓賊的水平之高。

陛下甦醒之後,怒不可遏,讓國師算出了鳴鴻刀的大致方位,讓他們來把屬於陛下的東西,帶回去。

“將軍,有人來了,又是他們。”

“我們的目的是把人帶回去見陛下,UU看書www.uukanshu.com這關頭不宜節外生枝,咱們先避著他們點,走。”

陣陣馬蹄聲響起,這隊人馬很快就消失了身影。

不一會兒。

一輛摩托車從遠處駛來,停在了剛纔那隊人馬出現的位置。

“又讓他們跑了,隊長,現在該怎麼辦?”

二十多歲的青年問四十多歲的國字臉男人。

“現在的情況非常嚴峻,光是山秀縣,就已經發生了十多起靈異作案事件,必須要把他們找出來。”

國字臉男子叫張青山,是鳳凰山上靈官殿中修行的道士。

同時也是新組建的夏國靈異事務局渝州局山秀分隊的負責人。

一個月前,血月出,天象異常,事務局的星象大師就推測到將有大事發生。

靈異復甦,惡鬼出世。

這一個月來,僅山秀縣,就發生了十多起靈異作案事件。

他們現在追的這群靈異,並非本地靈異復甦出世的鬼,是從外地來的。

這些傢夥兩天前到的山秀縣,很顯然是帶有某種目的。

一般靈異事件中出現的鬼,都離不開所在的地方。

因為一般這些鬼所在的地方,就是他們當初嚥氣的地方,這地方會將他們束縛住。

能離開死亡之地的鬼,都不是一般的鬼。

天涯海角,必須將這群傢夥找到,要是這群傢夥四處作惡,後果不堪設想。

山秀分隊人太少了,就他們兩個人。

他已經把事情上班渝州局,上麵會派人來協助他們處理這起案子。

挖自家土堆冇事吧?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