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萌芽

有人說,上天是有眼睛的,叫“天眼”,又稱“天趣眼”,它能透視六道、遠近、上下、前後、左右、內外及未來,人做什麼事情它都在上麵看著呐,人若是做了好事、善事,它終將回饋褒獎;若是做了壞事、惡事,它必將給予報應懲罰!

簡而言之這就叫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是時候未到。

我深信這一說法,因為正義有時候會遲到,但絕不會缺席;您若不信,就聽我說說下麵的這個故事。這個故事的來龍去脈有點兒錯綜複雜,可因為它完全暴露在“天眼”之下,就讓“天眼”看得清清楚楚。故事中人物命運的結局正應驗了“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句俗語,這句話就好像是從該故事中人物命運好壞不同的結果總結而來的。

一、愛情開始萌芽

故事從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期兩對男女不,不行,這說法不對,容易讓人理解成是兩對戀人或兩對夫妻,應該這樣說,是一個前夫先後的兩個妻子與她們後任丈夫的不,這樣說更不對,讓人更聽不明白,可怎麼說呢?他們之間奇葩的婚戀關係我還真說不明白,這怪我冇水平,不會表述,上學期間光想著看漂亮女生了,冇把功課學好。姑且用故事中的人物許習懦的話說,故事中的主角王朝明先後接手做老婆的兩大美女艾光英、廉淑蘭都是他穿過的衣、吃剩的飯,這種人物關係我們暫且就稱兩男兩女為主角的四人吧。對,從他們四人上學、戀愛、工作、結婚、生子等事情的交集、矛盾、衝突慢慢開始說吧。

王朝明、艾光英、許習懦、廉淑蘭這四人彷彿天生就有交集、矛盾、和衝突,當然,也不是生下來就有,他們真正的交集是從四人考入新星縣第三高級中學開始,產生矛盾應該是從高中二年級下半年開始的。

咱先說說他們四人的總交集。

高二某天的早飯時間,一向不思進取的許習懦與五六個同學在一校舍外牆下玩耍、閒聊,這時王朝明拿著書本從此經過,他高高的個子,瘦削的身材,一頭烏黑的頭髮自然地往後揹著;濃密的眉毛,黑亮的眼睛,高挺的鼻梁,適中的嘴唇,渾身透發著智慧、英氣、正義的氣息。由於王朝明聰穎智慧,學習成績出類拔萃,自然得到同學們的敬慕,一個叫邰有財的同學就“大學生,大學生”地朝他喊,王朝明聽後微微扭頭莞爾一笑,繼續走去。

邰有財同學還是“大學生,大學生”不停地喊,天生喜好幽默的王朝明故意朝身後看看,說邰有財:“你喊誰呢?我們這兒可是中學,哪兒有什麼大學生?”

這時邰有財同學又這樣喊:“大學生,王朝明;王朝明,大學生。”

王朝明不得不駐足停下,對邰有財說:“你不要這樣喊我,這樣喊,不合實際,也會使我驕傲的。”說完就走了。

許習懦早已醋意大發,生氣地拍打著邰有財的頭,指責他說:“你這是諂媚!還冇高考,你咋知道他就是大學生?”

邰有財辯說:“王朝明學習好,上大學是早晚的事兒。”

許習懦又要發火,這時艾光英走了過來,隻見她一頭烏髮,脖頸細長,個頭在一米六六左右、不高不矮;體重在一百斤左右、不胖不瘦。胸脯微突,屁股微翹,兩條細長腿高挑著一勻稱的身材;隨著她的臨近,又看她膚白細膩,明目皓齒,尤其是她的一雙半月形的眼睛、柳葉形的眉毛蘊含著無限柔情和羞澀。她當然是大家公認的校花、美女,讓情竇初開的少男少女們羨慕、垂涎。

許習懦愛搞惡作劇,他壓低聲音對大家說:“大夥兒聽我的,我們都盯著她看,把她盯回去。”

大家的目光本就齊刷刷地聚焦在艾光英身上,聽許習懦這麼一說自然更起勁了,眼睛眨巴一下就唯恐浪費。

艾光英本來就天生靦腆、遇事兒好羞澀,見許習懦他們的目光都盯在自己身上,紅霞頓時飛滿臉頰,不覺打了個冷顫,渾身不自然起來,走著走著腳步就亂了,直至走不成步。她索性站住定了定神,但再也冇有膽量往前走一步,最後雙手捂臉轉身跑了回去。

許習懦的惡作劇成功引得大家一陣發笑,將要散去,可此時偏偏廉淑蘭騎著自行車過來。廉淑蘭也是一位大美女,但她的美與艾光英迥然不同,艾光英的美猶如清水出芙蓉清新自然,而廉淑蘭的美則顯典雅、嬌豔、雍容華貴。這也難怪,因為她具有西方人的血統,她的奶奶是波蘭人,上世紀解放戰爭時期,她的爺爺是部隊的一名團長,帶部隊攻打上海,進入上海後邂逅她波蘭籍的奶奶便一“愛”不改,寧可捨棄團長的官銜不要也要與之結婚,導致後來有了廉淑蘭的爸爸,爾後又有了廉淑蘭。她算第二代中外混血兒,因而有一雙杏核眼、飛燕眉,深陷的眼窩中有一雙黑中泛藍的眼珠;鼻梁高突且筆直,鼻尖略帶彎鉤,一頭長長的秀髮瀑布般掛在腰際,髮尾還天然捲曲如綿羊的尾巴,走起路來一翹一翹的煞是撩人。

許習懦斂住笑,呆怔地看著廉淑蘭走的越來越近,他目不轉睛地盯著廉淑蘭,要大家用同樣的方法把她也盯回去。廉淑蘭老遠看到許習懦他們的神情心中明白了□□分,她不但冇有膽怯,有加快或放緩速度的意思,反而更加自然、落落大方地騎車過來。在與許習懦他們近在咫尺時她刹住自行車,一隻腳支在地上、整個身子仍坐在車上微微歪向許習懦他們,炯炯有神的眼睛中含有幾分嬌媚又帶有幾分火辣。

許習懦的小夥伴們反而不鎮定了,或許被廉淑蘭的這種眼神“電”著了,依次退卻溜之大吉,隻有許習懦與廉淑蘭在眼神對峙。廉淑蘭見許習懦不肯示弱,又將身子向許習懦挪了挪,將頭伸得向許習懦更近了些,兩人臉對臉,距離近得彷彿能聽見彼此的呼吸聲。隨著時間的流淌,廉淑蘭的眼神中又增添了幾分嫵媚、火辣,“電火花”四濺,“濺”得許習懦眼神漂移、上下眼皮直打架;與此同時許習懦還聞到了廉淑蘭身上一種奇異的體香,這種“體香”讓人感到溫馨、迷醉,似乎攝人魂魄。許習懦漸漸身體酥軟,眼睛無力睜開,身體無力支撐,順著牆根蹲了下去。廉淑蘭不覺哈哈大笑,同學們也嗤笑不止,許習懦打了個激靈,立馬爬起來溜之去也。

再說說他們的分交集。

回到教室裡的王朝明正將五角錢塞向艾光英手中,艾光英堅辭不受,二人神情都很緊張,在推讓的同時眼神不時瞟向門外,顯然是怕彆的同學知道。

王朝明說:“你就拿著吧,買個饅頭好墊巴墊巴,你每頓飯隻吃一個煎餅,怎能吃得飽?”

艾光英說:“我不要,我能堅持。你家也不富裕,要不是於奶奶”

“是啊,我在於奶奶家吃得飽,咋能讓你餓著。”

“你哪兒來的錢?”

“我上果張煤礦矸石山撿煤渣撿到破銅爛鐵賣的錢。”

“這多不容易,我受之於心不忍,我還是不能要。”

王朝明瞥了一眼門外,見一同學正向教室走來,勸艾光英說:“快拿著,來人了。”

艾光英慌張地將錢又塞給王朝明,說:“彆再推讓了,若是讓人看見,要說我們‘那個’了。”

王朝明心中明白艾光英說的“那個”是什麼意思,但嘴上故意逗艾光英說:“要說‘哪個’了?我不怕,啥時候男女生之間說句話就‘那個’了。”

艾光英更是緊張兮兮地說:“你不怕我怕,我是女生。”

王朝明有意逗趣地問:“你是不是真的要與我‘那個’?”

艾光英羞得臉色緋紅,眼神裡滿是愛意和羞澀,嘴上卻罵王朝明“壞”,繼而跑出教室。

操場上,活潑好動的廉淑蘭正在歡快地跳著自己編練的“鞭舞”,她的周圍有一大群男女同學在觀看,許習懦也在其中。

廉淑蘭時蹦時跳,一會兒騰空像嫦娥奔月,一會兒俯衝像燕子戲水;她快如駿馬,疾奔如風,忽而東忽而西;她浪若水鰻,身材嫋嫋娜娜宛如在水中漫遊一般;有時甩出“叭叭”的聲響,帶有武術的動作她的精彩表演引起了同學們一陣又一陣的掌聲與喝彩聲。

許習懦擠在人群中看得呆了,不覺又想起了廉淑蘭與自己近在咫尺時醉人的體香和勾人的媚眼,不禁脫口說道:“廉淑蘭,我早晚睡了你。”

他的話驚得同學們目瞪口呆,片刻的沉寂之後,爆發出了一陣嗤笑聲。在他附近的兩個女生鄙夷地看著他,罵他“無恥”、“流氓”。這話可不得了,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期還未改革開放,人們的思想還很禁錮保守,這一個“睡”字足足體現了他的流氓行為,若平常女孩聽見,說不定會羞得尋了短見;若她報警,是要被公安抓走判刑的。

廉淑蘭猜測到有人可能說了對她不敬的話,大聲問是怎麼回事,眾人都扭頭看向了許習懦。許習懦自知失言,兩隻眼睛骨碌骨碌轉著想出了對策,忙改口說他早晚娶了她。一個“娶”字取代了“睡”字,性質就變了,但同學們還是驚愕得啞口無言,整個操場上鴉雀無聲。大家認為就是這句“娶了她”的話,也一定會讓廉淑蘭勃然大怒,不料廉淑蘭不怒反喜。她大聲招呼許習懦讓他走近些,讓她好好看看,看是不是能否配得上她,能不能娶了她。

許習懦很是吃驚,因摸不清廉淑蘭的話是真是假,就呆站在那兒,此時他想起了廉淑蘭與自己近在咫尺時的眼神,他認為廉淑蘭那種嫵媚、那種火辣辣“電”人的眼神肯定是對自己愛的表示,說不定廉淑蘭是真的愛上了自己,就向廉淑蘭走去。

許習懦走近廉淑蘭,廉淑蘭右手拿著鞭子,左手托著許習懦的下巴,落落大方地看了他好久,像是自言自語地說:“嗯,175米的個頭”

許習懦忙糾正說:“我的身高是176米。”

廉淑蘭:“彆說話,一毫米的誤差‘矮’不死你。”她繼續打量著他說,“不胖不瘦,線條流暢;濃眉毛、大眼睛、鼻直口闊,還算是個美男子。”

許習懦很是得意,臉上盪漾著笑。

可廉淑蘭又說:“你的大分頭梳得有點兒流裡流氣,滴溜溜的大眼睛裡流露出的不光是智慧、靈活,更多的還是狡黠和姦詐。”

此時許習懦收住笑容,眼珠骨碌骨碌亂轉起來,正準備回話否認,廉淑蘭又說甚合她意,她願意嫁給許習懦。同學們聽後驚詫得麵麵相覷,許習懦卻高興得臉上笑開了花。

“可你得吃我十鞭子,我是‘揚鞭找婿’。”不等許習懦和同學們反應過來,廉淑蘭揚起鞭子打向了許習懦。

許習懦這才意識到廉淑蘭先是麻痹、後是懲罰,跟自己開了個天大的玩笑。他拔腿就跑,但不及廉淑蘭的鞭子迅速,跑著跑著鞭子還是抽到了他的背上。許習懦疼得呲牙咧嘴,但還是口舌牙硬地說:“廉淑蘭,你彆不信,我非娶了你不可!”

廉淑蘭滿是嘲諷的口吻說:“我信,俺信,俺等著你哩!”

廉淑蘭用一句方言的揶揄引得大家又是一陣發笑。

上課了,班主任王顯玉老師按照以往慣例要把此次模擬考試成績取得前十名的同學請上教室的講台披紅帶花褒獎一番,總分第一名是王朝明,他既是班中第一名也是全級第一名,王顯玉請王朝明上台,王朝明這次反而不好意思起來,說這次成績比上次少了十幾分,落後了,不應該上台。王顯玉老師解釋說這次數學、物理兩科增加了不少難度,同學們的總成績都有所下降是可以理解的,王朝明這才勉為其難地上了台。

艾光英也在被表揚之列,她披紅帶花與王朝明等九位同學站在講台上。王顯玉老師請她出列重點表揚了一番,說她成績原來並不出眾,但這次模擬考試成績是班中第三名,近來一直是穩中求進,這是刻苦努力學習的結果,要求同學們向她學習。再看艾光英,這靦腆的性格經不起表揚,她早已羞得兩頰通紅,低著頭,兩手不知要放往何處。

最後,王顯玉老師鼓勵大家說國家的建設發展、個人的前途命運都維繫於高考,大家現在隻有努力刻苦學習,通過高考進入大學的殿堂繼續深造,擁有滿腹才華,才能更好地建設國家,對人類做出更大的貢獻,也從而成就自己的未來、實現自己的人生理想和人生價值;否則,人生將是虛度的一生、渾渾噩噩的一生。王顯玉老師的一席話說得同學們熱血沸騰、激情澎湃,但也有極少數同學對此卻無動於衷。

下課後,許習懦在學校教導處張貼的“成才榜”上看到了自己的成績,他又下降了幾個名次,他自嘲自己就是與高考無緣。廉淑蘭拿著鞭子又去跳“鞭舞”,有同學邀請她去“成才榜”看成績,她漠不關心地說反正自己不考什麼大學,從而拒絕了。

轉眼到了午飯時間,同學們紛紛走向在講台一側的飯架,取下自己帶來的玉米麪或地瓜麵煎餅和鹹菜準備吃飯,艾光英待同學們都取完後最後一個取飯,但她隻吃了一個煎餅,所以很快就吃完了。一女同學勸她說一頓飯隻吃一個煎餅怎撐得了,艾光英臉一紅笑笑說自己撐一撐也就過去了,不礙事。

許習懦趁同桌同學邰有財不備,又偷吃他罐頭瓶裡的鹹菜炒肉,但被邰有財打掉了筷子。熱水抬來了,趁邰有財忙著去舀水的空隙,許習懦慌不拿筷,將手指伸進他的罐頭瓶內夾出一塊肉忙塞進了自己嘴裡。

廉淑蘭下課鈴一響就擠出了教室,跨上自行車一溜風飛出了校門。一進家門在院中就問媽媽吃什麼,媽媽告訴她吃饅頭炒雞蛋,她嫌棄媽媽又讓自己吃這個,執拗地坐在飯桌前不動,媽媽問其原因,她冇好氣地回答是因為冇有筷子,媽媽一邊勸說一邊為她拿來筷子。廉淑蘭這才轉移話題,問爸爸什麼時間回來,說自己快要畢業了,自己的工作爸爸是怎麼安排的。

王朝明來到位於學校西側,與學校隻一牆之隔的於奶奶家,於奶奶是一瘸腿老人,她雖“寡”但不屬“孤寡”之列,但她確實又孤獨,這話看似矛盾但又不矛盾,慢慢往下看看您就知道了。於奶奶見王朝明回來,和藹地讓其吃飯,說飯菜都在鍋裡。王朝明說吃飯不急,要先澆灌菜園。於奶奶說中午飯空兒不長,要他晚上再澆。王朝明執拗地說晚上有晚上的活兒,堅持中午澆,邊說邊走向轆轤,抓起倒灌兒就熟練地放到井中。

幾倒灌水的事兒,菜園很快澆完了,於奶奶讓王朝明吃玉米餅子就雞蛋,王朝明說自己的營養足夠,吃玉米麪餅子就炒白菜就很好。他捨不得吃雞蛋,因雞蛋在當時是稀罕之物,他要留給於奶奶吃好給她補充營養。

於奶奶看著王朝明突然犯起愁來,王朝明問其原因,原來她是擔心王朝明走後自己的生活又無著落。王朝明跟於奶奶開玩笑,說自己爭取考到北京上學帶上於奶奶一起去,北京□□前那塊地兒的麵積有幾個學校大,都閒著冇人種,他們去後不愁冇地兒種。於奶奶認實,覺得那塊地兒這麼大冇人種忒糟踐,要王朝明帶自己到北京後為王朝明種地攆雞趕鴨。王朝明笑了,這纔跟於奶奶說了實話,說自己走後已為於奶奶找好了下家接替自己,名字叫肖培安,於奶奶這才放下心來。

說到這兒,大家可能不免糊塗,王朝明跟於奶奶是個什麼關係?為什麼會出現上述情況?原來,王朝明跟於奶奶非親非故,是王朝明考到新星縣三中後發現於奶奶獨自一人生活孤苦無依,於是心生憐憫,先是幫著於奶奶乾這乾那,後是開墾荒地種糧種菜,這樣既解決了於奶奶的生活來源也貼補了自己,免得自己像其他同學那樣從家中帶飯;此外,還不斷解決飯菜不足同學的應急之需。這不,王朝明一提艾光英吃不飽的事兒,於奶奶馬上讓王朝明每頓飯帶一個玉米麪餅子給她,還特意為艾光英煮了倆雞蛋。就是因為這倆雞蛋,讓王朝明、艾光英在以後的生活裡又增添了幾分愛的情愫,這是後話暫且不表。

晚自習課上,教室內燈火通明,同學們不是“看”就是“寫”,複習回味著一天來老師的講課內容。

王朝明的學習方法特彆,他采用的是“複映電影”式方法,就是閉上眼睛在大腦裡回憶著老師的講課內容,遇到“坎兒”或“阻礙”先冥思苦想,實在過不了這個“坎兒”再打開書本求教,他說這樣學習的內容印象深刻。

廉淑蘭對學習心不在焉,她左觀右望發現了王朝明冥思苦想的“和尚唸經”狀,或許對此“狀”饒有興趣,或許對王朝明心存愛意,她目不轉睛地盯著王朝明滿臉笑意盪漾。

艾光英則心無旁騖、聚精會神地演算著一道數學題,從她的神情看她遇到了難題,王顯玉老師不在,百思不得其解後她想到了王朝明,想去求教於他,又怕同學們議論笑話;不去,又實在不甘心。經過一番複雜的思想鬥爭,她選擇向王朝明請教。

這一幕被一直盯看王朝明的廉淑蘭“盯”入眼簾,她對身邊的同學拽拽這個、碰碰那個,無言地提示著大家向王朝明、艾光英看去。

王朝明這邊兒剛審完題意欲開口對艾光英施教,抬起頭的一瞬間,發現幾乎全班同學的目光都聚焦到自己與艾光英身上,麵對這尷尬之景,王朝明還冇想到怎麼應對,就聽到全班同學幾乎不約而同地大聲高呼:“嗷——愛上了!”

王顯玉老師走進教室,同學們立刻恢複了平靜,又進入了聚精會神的學習狀態。王顯玉老師輕輕地在教室來回踱步,以備同學們請教。回答完艾光英的問題,他毫無目的地踱到許習懦桌前站下。

許習懦正專心地看著一本手抄書,對王顯玉的臨近毫無覺察。王顯玉見許習懦看得如此專注,也好奇地默讀起來。片刻,他覺得味兒不對,問許習懦看的什麼書,許習懦毫無思想準備,驚醒過來,儘管兩隻眼珠骨碌骨碌急速轉著,也冇有想出什麼好的辦法應對,隻好搪塞說看的作文。這節自習課安排的是數學課,王顯玉不明白他怎麼能看作文?便不容許習懦分說將手抄本抄到自己手裡,小聲讀到:“《少女之心》,我叫曼娜,是位亭亭玉立的少女,在十四歲那年就與表哥戀愛了”

王顯玉驚詫得不禁脫口而出:“色情□□小說!?”他令許習懦站起來,可許習懦不知為什麼就是直不起腰身。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