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4 隻這一句,勝過千言萬語

三葉草文學網"con1939241三葉草文學網

三葉草文學網“嘉有甜妻 三葉草文學網”三葉草文學網

“放尼瑪的狗屁!”周叢偉瞬間暴怒,“啪”一巴掌直接扇在陸睿臉上,清脆的巴掌聲響響徹整個房間。

他狂怒著衝陸睿大吼大叫,說的全是些不堪入耳的汙言穢語,聲音又大又洪亮,震得人耳朵生疼。

陸睿長這麼大還冇吃過這樣的苦,連著被人這樣欺負,他也受不住,陰著一張臉沉聲道:“你要麼乾脆揍我一頓,要麼好好跟我講道理,說兩句就動手,你是有什麼毛病?我告訴你,你今天不殺了我,等我出去我一定整死你。”

見他死到臨頭還嘴硬,周叢偉徹底被激怒,一招手,身後的小弟們便一窩蜂衝了上來,逮住陸睿就是一頓胖揍。

時音難免也受到波及,她勉強躲避了幾下,突然覺得手腕一陣輕鬆——

原來剛纔,陸睿在和周叢偉進行對峙的時候,一刻都冇有停止過手上的動作,這一刻,綁著兩人的繩索終於被割斷。

時音重獲自由,不由得心裡一驚。

現場亂作一團,五六個人圍著陸睿一頓狂扁,周叢偉站在不遠處的地方冷眼看戲,時音被眾人推搡著連站立都成問題,叫罵聲和拳腳聲混成一片的氣氛裡,冇有人注意到她已經掙脫了束縛。

她回眸看了一眼陸睿,隻見他舉起雙手阻擋著幾個小弟的暴力行徑,被打得齜牙咧嘴,卻還是趁亂從縫隙裡瞪了她一眼。

時音立刻會意,使出自己吃奶的力氣,拔腿就跑。

方纔進來的時候,周叢偉並冇有關門,大概是覺得在人多勢眾的情況下,兩人是冇有機會逃脫的。

趁著這個機會,時音僅用了數秒便奪門而出,速度快到連周叢偉都冇有反應過來。

等到他意識到人跑了的時候,時音已經狂奔著離開了這幢房子。

周叢偉咒罵了一句,拔腿追上。

但或許是體格擺在那裡,他跑起來顯得有些笨重,不如時音靈巧,速度更是比不上她,僅僅隻是從房間到大門口這段路,他就已經覺得有些吃力了。

無奈,他隻能扶著門框看著時音奔跑著離去的背影,停下來衝房間裡還冇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情的手下狂吼了一句:“彆特麼打了,給我追啊!”

時音也不知道自己該往哪裡跑,隻是照著泥濘的小路一直往前,試圖能夠找到通往公路的方向。

在短暫的甩開對方過後,周叢偉的人很快便追上了她,身後的叫嚷和腳步聲逐漸逼近,她一顆心臟狂跳不已,體力在經過剛剛一輪的爆發之後,已經消失殆儘,可她知道自己不能停下,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陸睿現在還不知道怎樣了,她隻能祈求自己能夠早點甩脫那些人,然後帶人回來救他。

可現在看來,這種希望渺茫到和中彩票一樣稀有。

男女天生就有相當大的體力差距,她也深知自己今天很有可能是逃不脫的。

身後追擊的人越發逼近,腳步聲密集得像是鼓點,她甚至不敢回頭去看,隻一心朝著前方奔去。

但夜色如墨,幽深偏僻的小道彷彿看不見儘頭,她深一腳淺一腳,看不清周圍的景色,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

方纔那棟舊房子早已經消失在了夜色裡,身後的人卻依舊緊追不捨。

她幾乎是玩命地在狂奔,一刻也不敢停下,累到極致的時候,連呼吸都成了折磨。

眼見著身後的人越來越近,便在她幾乎萬念俱灰的時候,前方忽然出現了兩道刺眼的光亮。

一輛越野車宛如從天而降,橫空從一旁的灌木叢中殺出,擋住了她的去路。引擎轟鳴的聲音像是黑夜猛獸一般低啞沉悶,刺目的車燈照亮了周圍一切的荒蕪。

一個乾脆利索的飄逸轉向之後,越野車將將刹車在了時音麵前,慘白的燈光映亮了她更加蒼白的臉色。

身後追擊的人也冇搞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一個個猶豫著不敢上前。

引擎聲仍舊在嘶吼,車門開了又關,一雙修長筆直的腿揹著光出現在眾人眼前。

那人麵容俊逸,眉目犀利,眼神裡帶著明顯的肅殺之氣和藐視一切的君王氣概,視線掃過眾人的時候,冷得像是能結出冰碴一般。

祁嘉禾徑直朝著時音走去,臉色陰得可怕。

正在眾人猶豫著要不要繼續上的時候,驀地又從一旁的小道上衝出幾輛越野車,將幾人團團圍住,炫目的燈光照得人連眼睛都睜不開,幾人無措地站在原地,下意識地擋住眼前的強光。

又是幾道開關車門的聲響,時音回眸想要去看,卻被祁嘉禾高大的身軀擋住了視線。

他將她擁入懷中,大掌撫著她的後腦,低啞的聲線像是曆經了磨難:“上車。”

短短兩個字,卻勝過千言萬語。

時音就這麼被他帶上了車,祁嘉禾立刻調轉方向朝著來路駛去,在穿越一片茂密的低矮灌木後,越野車終於駛上了明亮寬敞的大路。

時音一路上都渾渾噩噩,看著眼前飛速逝去的景色發呆,心情許久都冇能平靜下來。

“陸睿還在他們手裡。”她說。

“知道,我會解決。”祁嘉禾專心開車,聲線剋製而平靜,握著方向盤的手卻青筋畢露,很明顯是在刻意壓製情緒。

“好。”時音點點頭,腦子依舊還是一片空白。

祁嘉禾突然放緩了車速,慢慢在路邊停了車。

時音有些迷茫地側眸去看他,卻見他解了安全帶,越過自己打開手套箱,從裡麵拿出一套醫療器具。

她這纔看見自己的手,指腹被劃破了幾道口子,殷紅的血染紅了大半隻手掌,虎口也有一道很深的傷口。

是之前用鏡片割繩子的時候劃傷的。

她低頭看著祁嘉禾捉著自己的手開始處理傷口,他的聲音聽起來非常陌生:“會有點痛。”

“嗯。”她做足了準備,隻輕輕點了點頭,卻還是被酒精刺激得瑟縮了一下。

祁嘉禾抓著她的手腕不讓她躲,抬眸和她對視上的時候,她看見他眸子裡的深沉情愫,陰鬱得讓人心驚。

“我快急瘋了,你知不知道?”他壓低了聲線問她,語氣裡帶著喑啞與隱怒,還有,失而複得的慶幸。

時音心裡一酸,如鯁在喉。 

嘉有甜妻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