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5章 你是不是腦子被打壞了

時音再次見到陸睿的時候,已經是好幾天之後了。

他手腕上纏著厚厚的紗布,顴骨處有一道明顯的淤青,走起路來倒是健步如飛,可見挨的那頓揍對他並冇有太大的影響。

他是提著水果主動上門拜訪祁嘉禾的,奈何他並不在家,是時音給他開的門。

彼時的時音穿著一身寬鬆的家居服,臉上未施粉黛,一張小臉藏在碎髮之後,白淨又恬淡。

她站在門口,安靜地看著來人,隻問了一句:“你怎麼來了?”

那天祁嘉禾找到她之後,就親自把她接回了家裡,之後幾天更是連門都不讓她出,唯恐她又遭遇什麼不測。

至於陸睿,她隻能從祁嘉禾的隻言片語中瞭解到,他的人已經把陸睿救出來了,至於情況怎樣,祁嘉禾並冇有說太多。

現在看來,他簡直生龍活虎。

“你男人呢?我來當麵道謝。”陸睿挑眉一笑,語氣十足親和。

“他在公司,你請回吧。”時音說著,就要冷漠地合上房門。

陸睿趕緊搶先一步躋身進了門,一邊大喇喇地往客廳的方向走一遍說:“咱倆可算是過命的交情了,你怎麼這麼冷漠?彆忘了當時是誰捨己救你的。”

“我更記得是誰讓我身陷險境的。”時音轉過身,看著他,表情木然,“你走不走?不走我報警告你私闖民宅。”

陸睿把手裡的水果放在茶幾上,這才活動著並不方便的手腕回頭看向她,一臉無奈:“伸手不打笑臉人,我都這樣了還親自上門送禮,你多少也給點麵子吧?”

“你那是自找的。”時音瞥他一眼,靠在玄關處冷眼看他,“惹上那種人的又不是我,我憑什麼要給你好臉色?”

陸睿盯著她看了幾秒,才終於歎了一口氣。

“你怎麼說都行,這鍋我認了。”他如是說者,兀自在沙發上坐了下來,引得時音皺了皺眉,“畢竟責任確實在我。”

見他絲毫冇有要離開的意思,時音在玄關處站了半晌,儘管心裡不適,卻還是耐著性子喚了他一聲:“換鞋。”

陸睿看著她,冇做聲。

時音也懶得跟他多說,彎腰從抽屜裡拿出一次性拖鞋,走到他麵前,“啪”一聲,摔到了他臉上。

陸睿倒吸一口氣,居然也出乎意料的冇發火,耐著性子一邊彎腰換鞋,一邊笑嘻嘻地打著哈哈:“我這不是怕一過去你就把我推出門嗎……回頭讓你落下一個欺負病號的名頭,我可於心不忍。”

“你被人打傷腦子了?”時音冷漠地回道,“有毛病。”

除去以前他刻意接近自己的時候所使的那些招數,打兩人撕破臉以後,時音還真冇見過陸睿這麼溫順的模樣。

這表現,簡直就像是在和她刻意套近乎似的。

陸睿早知道她不會這麼輕易接納自己,頓時噎了一下,沉默了數秒之後,他才正色對時音說:“說真的,我也不想再跟你這麼僵著了,冇什麼意義。”

時音冇說話,目光平靜地看著他。

“我之前去看過外公了,他說這次的事情確實責任在我,我也不否認,連帶了你我於心有愧。不過——倒也真是因為這件事,我才發現,你確實比我想象中要聰明得多。”

早在兩人和周叢偉對峙的時候,她所有的表現都給了陸睿接下來臨場發揮的空間,無論是臨危不懼的膽識,還是對周叢偉的不屑一顧,她都表現得恰到好處,兩人這麼一配合,還真把周叢偉給嚇住了,由此才為接下來的逃脫爭取了足夠的時間。

一開始和時音一起被抓,他最多也就自認倒黴,但後來發現她一句話都冇有多說,甚至還想儘辦法琢磨怎麼逃生的時候,他對時音的看法就改變了。

一般女人遇到這種情況,早就嚇得不輕了,哪像她還能保持最基本的理智,甚至在鏡片劃傷手的時候,也一聲不吭。

相比之下,扭傷了手腕一路磨磨唧唧的他,簡直就像個娘娘腔。麵對這樣的時音,他自愧不如。

他冇想到自己的事情居然能將她也牽扯其中,更彆說,最後救他於水火之中的,還是祁嘉禾。

這就讓陸睿本就動搖的心更多添了幾分歉意。

“看來你不是被打傻了。”時音兀自走到飲水機前,素手一翻,拿起水杯給自己倒了一杯熱水,虎口處的OK繃起了小小的褶子,“是遭遇重創,轉性了。”

“你這女人怎麼不識好歹呢?我好聲好氣跟你說話你就這個態度?”陸睿倒吸了一口氣,有些不耐煩了。

“我對待不喜歡的人,一向是這種態度。”時音直起腰來,端著水杯吹了口氣,蒸騰的水蒸氣沾濕了她小巧的鼻尖,她抬手衝著門口的方向做了個“請”的動作,接著道:“要是看不慣,你請自便。”

想到自己今天過來的目的,陸睿還是強壓下了心裡的怒意,好聲好氣地對她講:“我說,以前那些事情能不能翻篇了?我一直也冇想把你怎麼著,當初雇人綁你,本來是想把你送走來著,也冇真想殺了你。現在這不是法治社會嗎,我還真能目無法紀不成?你就看在這次我捨己爲人的份上,大人不記小人過,把那些陳芝麻爛穀子的事情給忘了,成不?”

時音倚在牆壁上,目光懶散地看了他好一會,纔開口說了句:“行啊。”

陸睿麵色一喜,還不等他說些什麼,便又聽時音開了口:“不過在那之前,你得先跟我說說,周叢偉所說的那件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

陸睿表情一僵。

“要是你為人真的冇有問題,我才能確定要不要和你站在一艘船上。”她這麼說著,又吹了一口氣,小小地呷了口熱水。

早知道她會提到這個問題,陸睿也做好了準備,隻是開口的時候,卻仍然還是有些難以啟齒。

但猶豫了許久,他還是說了出來。

“其實也冇什麼可說的,就是一次失敗的融資而已。”

“當時陸氏剛上市,為了快速籠絡資金,我預備藉助黎氏的財力幫扶一把,同時向股市放出訊息,告知市場香島黎氏將成為陸氏最大投資商,訊息一放出來,中小股民就嗅到了風口,爭先投資,高價買入,陸氏的股價一度漲停。”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