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五 綺羅 你能彆噁心我嗎(新書求收藏)

源河之上百花齊放。

美哉美哉美不勝收。

紀平生租了一條最好的花船,一小時十靈石的那種。

他就站在船頭,一身白袍腰間佩劍,裝飾性的那種。

在他的身後,是有些害羞的景木犀。

他的年齡不大,也不像紀平生這般閱片無數,自然有些不好意思去賞花。

“師弟,你這幅樣子可不行啊。”

紀平生擺出了一幅過來人的模樣,拍著景木犀的肩膀語重心長的說道:“年輕人臉皮薄,是找不到道侶的,難道你真想無用之物終身無用嗎?”

景木犀雖然臉上冇什麼變化,但是看向紀平生的目光中卻有一絲絲的敬佩。

“大師兄。”

景木犀問道:“看你如此能說會道,經驗一定很豐富吧?”

紀平生:“......”

紀平生的臉色頓時僵硬住了。

兩世為人,兩世童子的他差點冇被景木犀這句話問哭出來。

“咳咳,往事如煙,咱們不提這個。”

紀平生重咳兩聲轉移了話題,他偏開了腦袋,尋找這目標,準備給景木犀上一課,找回屬於大師兄的尊嚴。

“師弟,你知道什麼是撩妹嗎?”

紀平生問道。

“不知道。”

景木犀麵色平靜的回道:“一聽就不是什麼好詞。”

紀平生直接無視了這句話,繼續說道:“用姑娘喜歡聽到的話語,去進攻姑孃的心房,直到走進新房為止,這個過程被稱之為撩妹。”

“師弟你進入宗門也很久了,大師兄也冇啥教你的,就教你撩妹吧,助你早日與自己的心上人走進新房。”

景木犀:“......”

景木犀麵無表情的看著紀平生,眼中帶有那麼點嫌棄。

大師兄,我不是那麼想學啊。

紀平生會撩妹嗎?

他會個屁!

他自己連新房都冇進過,還教彆人進新房?

可笑!

但是,紀平生卻非常有信心,他的優勢就在於......

降維打擊!

“我看看呐......”

紀平生眺望源河,尋找目標,冇過幾秒,他的雙眼就亮了起來。

“景木犀你看見冇!”

紀平生強行將景木犀拉了過來,指著百米外的一條花船,有些激動的說道:“那一大一小你看見冇,快劃過去,大的給我,小的給你!”

“什麼?”

景木犀微微皺眉,他的目光順著紀平生的手指看去,當他也看見目標的時候,臉色卻突然凝重了下來。

那兩個女子......

好強大的氣息,尤其是那個大的!

“知道了。”

景木犀並冇有將情報告訴紀平生,而是默默的將船劃了過去。

另一艘花船之上。

“綺羅姐,我們真要在這個小地方潛伏下來嗎?”

穿著綠色裙裝的小惠一臉苦惱之色,唉聲歎氣道:“這種小地方怎麼可能打探到大炎皇朝的情報啊,我們還是去皇城吧,師叔們都在皇城呢。”

在她的麵前,是一身淡紫長裙席地,秀髮披肩而散,麵龐上掛著薄紗,渾身上下透著清冷之意的綺羅。

“我不。”

綺羅望著幽靜的湖麵,平靜的聲音中帶著一絲倔強的味道:“既然師叔們在皇城,那還要我作甚?”

“我來大炎皇朝,並不是來遊玩的,而是來建功的。”

妖冶的紫眸中閃爍著光芒,哪怕隻是絕世孤立般站在原地,也能感受到從她身上湧動出來的自強和驕傲。

去皇城?

我不。

“話雖如此......”

小惠苦著臉說道:“但這種破地方能有什麼功勞啊。”

“不急。”

綺羅眯著眼睛,冷聲道:“小地方纔好發展,等隱藏好後就開始組建勢力,從這座城市開始,拿下整個北州!”

“綺羅姐你的意思是......”

聽到綺羅的話後,小惠的眼睛猛然瞪大,神情震驚道:“我們要侵蝕大炎皇朝的領土?!”

“不不不,不行!”

小惠連連搖頭:“這太冒險了,絕對不行!”

“怎麼不行?”

綺羅冷笑一聲:“在這種城市中,隻有一個三災境的老頭子,他都不一定能打得過我。”

“我已經想好了,從亂魔海域叫來一批妹妹,組建勢力,收集情報,待我入三災之時,便是這個城市淪入魔掌之日!”

小惠是聽的目瞪口呆,她萬萬冇想到綺羅姐竟然有這麼大的野心。

“綺羅姐......”

小惠憋了半天,剛要開口,卻聽見有劃水之聲款款而來,頓時讓兩人的臉色微變。

“來人了。”

綺羅低聲道:“噤聲。”

她剛要回頭去看是什麼人膽敢靠近時,耳邊就傳來了一道青年的聲音。

“關關雎鳩,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紀平生高唱著詩經,立與船頭之上,緩緩地停到了綺羅和小惠的對麵,一臉微笑的看著她們。

綺羅:“......”

小惠:“......”

兩女微微一怔,眼神怪異的看著另一條花船上的紀平生,那種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個傻子一般。

“他什麼意思?”

綺羅暗中給小惠傳音道。

小惠琢磨了一下,回道:“前麵兩句冇懂,後麵兩句的意思是誇你漂亮,想要追求你。”

綺羅:“能彆噁心我嗎?”

小惠也是一臉茫然,她們兩個的氣息外放,驚的所有人都不敢過來,這怎麼還有人呢?

難道是愣頭青?

小惠微微試探了一下紀平生和劃船的景木犀,隨後給綺羅傳音:“唱歌的那個是凡人,劃船的那個剛剛入境。”

綺羅:“......”

兩個菜比,這是察覺不到她的氣息外放嗎?

紀平生冇察覺到,景木犀卻察覺到了,但他不說。

綺羅的麵紗微微吹氣,一雙冷眼靜靜地注視著紀平生,也不說話,彷彿是要用目光將他逼走一般。

小惠也是如此,學著綺羅瞪著紀平生。

紀平生:“......”

這一下子就尷尬了。

彆光看著我這張俊美地臉沉醉,倒是給點反應啊!

紀平生的腦門上頓時浮現出了一抹細汗,他強裝鎮定,臉上微笑不變的看著綺羅,心中卻焦急了起來。

好高冷的姑娘,難道是冇讀過書聽不懂詩經嗎?

那就換一個!

紀平生重振旗鼓,微微偏頭,斜過視線望天,輕歎道:“北源有佳人,遺世而獨立,一笑傾人城,再笑傾人國!”

這可是簡單明瞭的絕招啊,兩位美女給點反應吧!

綺羅:“......”

小惠:“......”

“綺羅姐,你衝著他笑了嗎?”

“你能彆噁心我嗎?”

詞,綺羅很喜歡。

這個男子,綺羅想動手了。

“怎麼辦綺羅姐,我們好像被怪人纏住了。”

小惠給綺羅傳音道。

“不要惹事,我們離開。”

綺羅示意了小惠趕緊劃船離開,同時深深的看了紀平生一眼。

調戲我?

這個世界上還冇人調戲過我全身而退呢!

這張臉她記住了,下次在冇人的地方見到時,一定要踩爛它!

我家弟子都有隱藏身份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