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六

紀平生臉色僵硬的注視著花船離開,他突然有種想出家當和尚的衝動了。

“走了呀。”

景木犀語氣毫無波瀾的說道:“大師兄你好像不太行呀。”

“胡說!”

紀平生臉色一紅,惱羞成怒道:“冇看那位大小姐最後深情的看了我一眼嗎!”

“肯定是這裡人太多了,她不好意思邀請我上船同遊!”

景木犀不禁用敬佩的目光看著紀平生。

大師兄這份心性,纔是他應該去學的啊!

“愣著乾嘛!”

紀平生拍了拍景木犀,催促道:“追上去啊!我今天非要上她的船不可!”

景木犀:“......”

撩妹就是死纏爛打嗎?

“我們該去買米了。”

景木犀不顧紀平生的反對,強行把船劃到了岸邊。

“退錢。”

回去的路上,紀平生依然忘不了綺羅對她的驚鴻一睹。

“她絕對是被我的詩歌,被我的容貌,被我的氣質吸引了吧?”

紀平生拎著一小袋靈米,嘴裡嘟嘟囔囔著。

在他的身後,景木犀扛著一大袋靈米,默默的聽著。

他真的好想好想,把紀平生打暈了一起扛走。

夜色漸深,本來想在北源城住一晚上的紀平生二人也冇住上,隻能在荒郊野外中露宿一夜了。

這也不是他們第一次露宿了,紀平生看了一眼天色,乾淨利落的將手中的靈米扔到了地上:“走不動了,我們就在這裡休息吧。”

大師兄發話了,景木犀也冇說什麼,將肩膀上的靈米也放到了地上。

紀平生很熟練的從地上撿了幾根枯木,堆在一起後看向了景木犀。

景木犀秒懂,拎起手中劍迅速一劃,火光乍現。

紀平生隨意的靠在了大袋靈米上,衝著景木犀說道:“你去打獵,我來生火,我們速度解決晚餐。”

“明明每次都是我生的火。”

景木犀一臉無語的看著紀平生,很是無奈的走了。

不一會兒,他便拎著一頭死鹿回來了。

“好大!”

紀平生急忙將火堆擴大,景木犀以劍切肉,以紀平生的佩劍為簽子,烤起了鹿肉。

與此同時。

“綺羅姐,我餓了......”

小惠停住了腳步,捂住咕咕發響的肚子,可憐兮兮的看著綺羅。

“我也有點餓了。”

綺羅摸了摸自己肚子,有些無奈的說道:“要不我們原路返回吧。”

“啊,還要走回去啊!”

小惠臉色一苦:“所以說我們為什麼要出城找據點啊,在城裡不也行嗎?”

“笨!”

綺羅瞪了她一眼:“我們什麼身份,我們修煉的是什麼魔決,在城裡久住,一個不小心就容易被髮現!”

“可是這荒郊野外的,上哪找據點啊!”

小惠歎氣道:“而且還冇有酒館飯館。”

就在這時,烤鹿肉的香味飄飄而來,讓兩女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

“在那邊!”

“走!”

綺羅帶著小惠,在林中穿梭,不一會兒就到地方了。

可當她看清是紀平生和景木犀二人時,雙眼微微一眯,麵紗之下的精美臉蛋上浮現出了一抹冷意。

“真巧啊,竟然是那個白天調戲過我的賤人!”

“怎麼辦綺羅姐?”

小惠眼中閃爍著煞氣的說道:“是殺了還是砍掉三條腿?”

“我要踩爛他的臉!”

綺羅冷笑著便踏足而來,踩在樹枝上,瞄準紀平生後重重落下!

紀平生渾然不知,他根本就冇感覺到有人從天兒降。

但是一旁的景木犀不一樣,他對敵意和殺氣異常敏感,在察覺到的那一刻臉色大變,毫不猶豫的一把將紀平生推開。

“你乾什......”

還冇等紀平生反應過來,下一秒綺羅從天兒降,重重的踩在了地上,將地麵踩出一個巨大的深坑。

突然出現的綺羅嚇了紀平生一大跳,他一臉驚悚的看著綺羅腳下的深坑,心臟都在打顫。

若不是他被景木犀推開,自己不死也要殘啊!

“是你!”

當紀平生看清襲擊者後,不由臉色微變:“姑娘,我們冇仇啊!”

這麼有仙氣的姑娘,怎麼出手就是殺招!?

景木犀站在紀平生的身邊,拔出了劍,一臉凝重的看著綺羅。

憑現在的他,根本不夠綺羅一掌打的。

“冇仇?”

綺羅一雙紫眸盯著紀平生,冷聲道:“這世界上,還冇有人調戲完本姑娘後全身而退的。”

景木犀聞言後臉色無比難看。

大師兄!!!

紀平生也懵了,調戲?

我什麼時候調戲過你了?

我隻是和你友好的交流了一下啊!

“誤會都是誤會!”

紀平生連忙賠笑道:“我那不是調戲,我隻是在讚美姑孃的魅力而已。”

“那就是調戲!”

小惠隨後趕到,瞪著紀平生惡狠狠的說道:“在我家那邊,還冇有人敢調戲我家小姐呢!”

紀平生欲哭無淚:“我真不是調戲啊!”

“少說廢話。”

綺羅冷冷說道:“讓我踩爛你的臉,這件事就算過去了。”

這紀平生可不能答應了,他本來就不能修行,未來還要靠這張臉吃飯呢。

讓她踩爛的話,未來去吃誰?

“好商量,都好商量!”

紀平生腦筋急轉,小心翼翼地說道:“我怎麼說也是一宗門的大師兄,讓你踩爛了臉我還怎麼混,要不換個條件行不行?”

“比如說,我在給你吟詩高歌幾首?”

綺羅:“......”

“宗門大師兄?”

綺羅眉頭微皺,上下打量了兩眼紀平生,眼中閃過一絲譏諷。

一個凡人也敢稱宗門大師兄?

編瞎話都不會編!

“胡說八道!”

小惠冷哼道:“彆以為我們不知道,北源城周圍根本就冇有宗門!”

她倆在來到北源城的時候就調查過了,這裡根本就冇有宗門。

這讓她倆有些失望,畢竟兩個魔道中人,潛伏在正道宗門裡纔是王道劇情。

“有,怎麼冇有!”

紀平生急忙推了推身邊的景木犀:“一個新建的小宗門,我是大師兄,他是二師弟,整個宗門裡就我們兩個弟子,所以纔沒人關注的。”

新宗門?

兩個弟子?

冇人關注?

綺羅和小惠的眼睛一亮,她倆對視一眼,均從對方眼中看到了興趣之色。

真的假的?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運氣?

“哼,我們不信。”

小惠輕哼一聲:“除非你帶我們去看一看!”

我家弟子都有隱藏身份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