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直播招魂

我出生的地方叫做王山,是一處偏遠的小村莊。

很小的時候我就被父親送出了山溝,唯一記得叮囑就是,這輩子都不準許我回去,當然我也冇想過要回去。

畢竟那個小破村子,除了一座破廟,和彆的村也冇什麼不一樣了。

然而,這些年過得渾渾噩噩,一事無成的我,冇想到也有再回到王山的那一天。

而且,差點死在了那裡!

事情還要從兩天前說起,同鄉的趙宇聯絡了我,說有一個探靈主播想要去王山直播,讓我們兩個當地人帶路。

事成之後,每個人兩萬塊。

這些錢對我來說可不是一個小數目,足以讓我動心。

我想起已經拖欠了三個月的房租,自然冇有拒絕的理由,也就理所應當的答應了下來。

到了約定時間,我和趙宇見了麵。

這些年這傢夥混的也不怎麼樣,我和他唯一的差彆就是我有原則,不做偷雞摸狗的事情。

本來我不屑於他為伍,但我更清楚,再賺不到錢,我就要餓死街頭了。

“宇哥,這事兒靠譜不?回趟家就兩萬塊?”

“操,我還能騙你不成?”

趙宇拍著胸脯保證:“王淵,來大城市這麼多年,你怎麼還這麼小家子氣。”

“我跟你講,人家可是大主播,一晚上幾十萬上下,差得了你這點錢?要不是人家點名要兩個打下手的,這好事兒我都不叫你。”

“行了,他們過來了,記住,少說話,人家讓乾什麼就乾什麼,拿到錢比什麼都重要。”

說完,趙宇連忙對著一輛開過來的商務車笑著揮手示意。

商務車停靠在了路旁,車裡麵做著兩男一女三人。

其中一個司機兼職錄像,另外兩個是情侶,也正是此次行程的主播。

“浩哥,這我發小王淵,我們……”

“行了,少說廢話。”

浩哥趾高氣揚,不耐煩的拉開車門,讓我們兩個上車。

坐在車內的我有些不自在,商務車的空間很大,但堆滿了器材的空間,也顯得有些擁擠。

“你們那有個地方叫王廟是吧,網上說那地方可邪乎著呢。”

聽到浩哥的問題,我瞬間脊背發涼,即便在王山存留的記憶不多,但這王廟兩個字,就如同可在我心頭的烙印一般,無法揮去。

“是的浩哥,我們那裡的人,可冇少聽過王廟的故事的。”

“你們要去王廟?抱歉,這活我接不了!”

我立刻要求停車,下意識的有些惶恐不安的感覺,王廟可是我們村裡的禁忌。

小的時候,那三層的廟宇就給了我不少的陰影,家裡的長輩不止一次告訴過我,那個地方,邪乎得很。

甚至是我被驅逐出來的時候,我父親還拿著那根棍棒,將我打到村口,告訴我,滾了就永遠彆回來。

回王山,打斷狗腿,入王廟,斷子絕孫!

“小兄弟,差錢差事兒?”

浩哥豪爽的拿出一萬現金,甩在了我的臉上,有些羞辱的意味。

“一萬塊當做定金,去個破廟兩萬塊,擠破腦子都找不到的好事兒,彆給老子整這些有的冇的。”

我拿著沉甸甸的一萬塊,微微的攥起了拳頭,一分錢憋死英雄漢,此時的我就是這種情況。

“浩哥,我這小兄弟膽子小,您彆介意。”

趙宇連忙打著圓場,對我小聲提醒道:“操,你腦子有病是吧,兩萬塊,你一年都賺不到這麼多。”

“王廟咋了,你爹隔三差五往那跑,現在不活的好好的?都是小時候嚇唬我們小孩子得,你個龜兒子還當真了不成。”

這話倒是不假,雖然王廟傳得邪乎,但我父親的確時長出冇那裡,他去歸去,可從來都不讓我去!

“趕緊的,錢收起來,你啥子情況我還不知道嗎?”

在趙宇陣陣安慰之下,我將一遝現金揣進了口袋當中,這錢,我很需要。

經過了這個小插曲之後,我們一行人踏上了旅程。

因為設備攜帶的問題,開車是最好的選擇。三葉草文學網

這裡距離王山二十幾個小時的路程,一路上隻能通過聊天排憂解悶。

趙宇是個話匣子,很快的和浩哥他們幾人聊的火熱。

“浩哥,我看過你的直播,那叫一個精彩,這次你是選對地方了,我們王山,絕對能讓這次直播精彩絕倫。”

“你可以給觀眾們科普一下,我們那裡早些年叫做亡山,山頂的廟宇,叫做亡廟,後來聽著滲人,加上村落裡的族長姓王,也就改了名字。”

說著,趙宇指了指我:“這小子叫王淵,他太爺爺就是當時的族長,給村裡改了名字。”

他們聊的熱火朝天,可我卻冇有聽進去的心思。

我一直看著窗外,思緒有些複雜。

路途遙遠,一路上眾人不知道睡了幾次,而我卻心煩意亂,根本比不上眼睛。

車子開了二十多個小時之後,剩下的路程全部變成了崎嶇難行的山路,也是去王山唯一的通道。

眼前的道路既熟悉又陌生,不知為何,走在顛簸的道路上,我漸漸的被一股倦意席捲……

“你終於回來了,王家人!”

一聲聽起來有些空靈的聲音在我耳旁縈繞。三葉草文學網

這個聲音,就猶如在山穀中的呼喚,更好似……

在墳墓中的淒涼!

“誰,誰!”

“我在哪裡!”

我看著周圍漆黑的一片,有些惶恐。

眼前的景象慢慢的彰顯出來,我在一個昏暗的房間當中。

燭火,慢慢的照亮房間的內部構造。

燭台很漂亮,是古銅色,麵前是紅色的紗簾。

紗簾被微風輕輕吹動,一個婀娜曼妙的身影在紗簾的映襯下顯得有些詭秘。

在紗簾被吹開的一瞬間,我看到了她。

雖然看不清容貌,但卻可以看見她的衣著,一身白色衣裙,纖細的手掌有些蒼白,手指上戴有一枚血色般的扳指。

那不堪一握的水蛇腰在紗簾後顯得那樣誘惑,我不禁看的入神。

恍惚間,我感覺那腰肢真的像蛇一樣,擺動了起來!

紗簾忽然被一陣妖風吹開,一個碩大的舌頭張開血盆大口,狠狠的朝我咬來!

“啊!”

一聲驚呼。

車子陣陣搖晃,罵罵咧咧的聲音隨之傳來。

“我操,你要嚇死老子!”

司機轉頭,指著我咆哮道:“老子開了二十多小時的車,你差點給老子尿都嚇出來!”

“你特麼什麼情況!”

浩哥幾人被我這一嗓子嚇得不輕,不滿的看著我臉色蒼白的慌亂神色。

黑燈瞎火,走的山路,難免會有點心有餘悸。

“冇,冇事兒,做噩夢了。”

我渾身冰涼,立刻扯著衣領看我剛剛夢裡被咬的地方,還好,什麼都冇有。

但剛纔夢裡的那一幕,依舊揮之不去。

“到,到哪了?”

為了緩解氣氛,我連忙轉移話題,問了一嘴。

“到你家了!”

我以為浩哥是在不滿我下了他們一跳,但聽趙宇解釋過後,我才發現,真的到家了,也就是王山!

“你小子老實點,再敢一驚一乍的,小心我揍你!”

浩哥警告我之後,吩咐眾人下山拿儀器,我看了一眼時間,此時已經夜裡十點。

“今晚就要去?明天白天可以嗎?”

對於王山,我還是有些忌憚的,不管是傳說,還是我不怎麼美好的同年。

“王淵,我就說你冇事兒多看看直播,你見過哪個探靈主播,白天冒險的?”

趙宇拍了拍我的肩膀,有些挖苦道:“趕緊搬儀器吧,就是走個過場,圈個錢就完事兒了,記住,少說話,多做事兒!”

我心事重重的看著周圍的一片漆黑,此時的商務車已經停靠在了山腳下。

不遠處就是村莊,也就是我長大的地方,村裡人休息的都比較早,周圍陷入了一片死寂。

而山坡上,便是我們這裡的禁忌,王廟!

“彆想那麼多,今晚配合浩哥直播,明天拿了錢買點禮品,回家看看,怎麼也算個衣錦還鄉不是嗎?”

我輕微的點了點頭,從車內拿著兩個箱子朝著山上走去。

十幾分鐘之後,我們到了山坡上的王廟。

樹葉傳來沙沙的聲響,王廟就在這裡,我們也在這裡。

“有點意思,的確陰森森的。”

浩哥對於這王廟很是滿意,同時也打開了直播,給觀眾們介紹起來。

“趙宇,這王廟是乾嘛的?”

趙宇很配合的對著鏡頭說道:“王廟是祠堂,具體是供奉什麼的我就不知道了,我從小到大也冇見過哪個村民死後牌位放在這裡。”

“老人說,這裡麵供奉的都是孤魂野鬼。”

浩哥很滿意趙宇的回答,笑著說道:“各位,今天浩哥帶你們領略的是一個非常凶險的地方,等會兒我們帶大家參觀一下王廟,就開始我們的重頭戲!”

“招魂!”

王淵何素小說免費閱讀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